儿童文学

第三百九十五章 家人,同窗和老师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 本站
  • 2019-07-11
  • 190已阅读
简介 女人一谈及柴米油盐,就一丝浪漫也没有了。 林延潮也不由生出无可奈何之感,幸好身为京官虽是花销比较大,但是补贴也比较多,而且马上到了夏天,还有一分冰敬可以拿。 这也算可以稍稍填补一下

第三百九十五章 家人,同窗和老师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女人一谈及柴米油盐,就一丝浪漫也没有了。

林延潮也不由生出无可奈何之感,幸好身为京官虽是花销比较大,但是补贴也比较多,而且马上到了夏天,还有一分冰敬可以拿。

这也算可以稍稍填补一下用度,只是平日应酬必须少去就是。 不过林延潮旁敲侧击里,他从林浅浅口里得知,老家的当铺,倾银铺,生药铺生意都是不错,对于林延潮这次房而言,除了出必要的公中外,去年的分红可不是小数目。

另外林延潮的岳丈程员外,在林家这大树下,生意也是作得更大了,有自己这个翰林女婿,听说林浅浅上京断然是拿了一大笔钱给女儿的。

这笔钱说白了也是林延潮赚的。 没有林延潮进士身份作为保护伞,自己家的生意岂能这么顺风顺水。 林浅浅下面又拿了几封家信给林延潮。 分别是林高著,大伯,自己老师林烃,还有几位同窗,以及自己两个徒弟徐火勃,陶望龄的,还有一本府院试题名录。 林延潮将信一一读了,信是数月前写的,他们都是刚知自己中了状元。 林延潮当下一一信,给林高著的信,就说一些日常生活之事,告诉对方身体一切都好,请他也注意身子。

祖父年事已高,自己不能在他身边尽孝,还请见谅。 至于大伯,则是问好,告诉他虽自己进士及第,成为翰林,但不可依持,家里之人之仆绝不可鱼肉乡里,反而更应和睦邻里。 族人,若是乡人上门请托,在能力范围之内的,能帮就帮。

但是若乡人恳求寄进田亩于自己名下,想要逃税的,宁伤了情面。

也绝不可答允,眼下张居正执掌内阁,全国清丈田亩,雷厉风行。 不少答允乡人寄进土地的官员,都被严斥,自己方进翰林院,绝不能因小失大,因此失了前途。

最后好好督促林延寿读,让他早日进学。

若是学业不济。 也可以先成家,不必一味求上进。

至于几位同窗的来信,林延潮也是一一看了,忆起少年时的同窗之情不由感动。

他一直认为,人发迹后不是,今日明日,又认识多少显贵的朋友,自己人脉拓宽得如何如何牛逼了。 而是当初多少的老朋友,仍能与你无话不谈。 这才是做人的成功。

林延潮当下给每个人都写了封信。

对于陈行贵林延潮多问了几句,对于其兄下南洋找番薯的陈振龙。

林延潮嘱咐他若是找到番薯,就是直接来京师找他。

另外就是自己一手组织的文林社,自己身为社首,但已是无法乡,索性退位让贤。

请叶向高,翁正春,陈行贵等几位好友继续主持。

不过林延潮想来,自己毕竟三元及第的状元,自己虽辞掉社首。 但文林社的社员,还会给自己保留一个荣誉席位。 不过这已不是他关心了,文林社的交际圈已是太远了,自己身在京师,交游的最少也是进士出身的官员。 若不是以前的好友或者是同乡,一般举人,国子监监生,生员,以及吏员若是上门来拜访,林延潮基本是不会见的。 之后林延潮还顺手翻了下题名录,见上面很多熟悉人的名字,不少都是自己以前在濂江院的同窗,以及文林社的社员,林延潮不由生出欣慰之感。

至于两名弟子徐火勃,陶望龄,二人都是进学,但在乡试时却有不约而同的都落榜了。 林延潮写信告知他们举业,得不足喜,失不足忧,读只在于明志。 平日在乡需寻明师好友指点,不可以因他们不如己,而不虚心。

然后林延潮又在信里说了自己当初向林烃学来的读谨身之法,如读不二,读在于静敬二字。 给二人的信,林延潮连连写了好几张,犹恐不够,想起林烃手把手教自己读写文章,林延潮觉得自己教学生,不如林烃尽心多了。 所以林延潮只好写在信里,略略进一些老师的义务罢了。

在房里了那么多的信,夜已经深了,林延潮将油灯拨亮一些,手边最后的则是林烃的信。 读信前,林延潮先整了整衣冠,事师需敬,老师在与不在面前都是一样恭敬,这就是君子提倡的慎独。

林延潮拆开林烃的信时,想到是当初师徒二人,切磋学问,砥砺品行之时。 想起老师的为人,林延潮唯有用古人一句话来形容,就是与周公瑾交,如饮醇醪。

林烃信中对自己三元及第之事简简单单赞了几句,唯有一句说当初教导自己时,也未将自己视为凌云木,直至成为参天大树时,方知伟器。

得到老师的夸奖,林延潮心底那个舒坦啊,简直是不要不要的。 信里又写道,昔日观汝读作学,知你是通达之人,为官必胜于我,不似为师困顿于官场,而今归里不过一介布衣。

林延潮看到这里不由替林烃抱不平。 林烃仕途一直不得意,乃是受张居正打压的缘故。 不得不说张居正对于政敌的打压,真是用尽一切手段。 于是林烃在信里,就说自己就不教你如何如何为官了,但只是与你说一道理,你要记在心底。 这道理是,子夏有云,娶妻要贤贤易色,事君能致其身。 肉食者鄙,未能远谋,行事但求无愧于心。

林烃借子夏这句话告诉林延潮,正如娶妻要看贤德,而不能看美色,因此侍奉天子,在于奉献忠诚,而不必讲究手段。

肉食者就是上位之人,上位之人也有粗鄙的,考虑不周到的地方,咱们不要于他计较,但求行事无愧于心。 林烃这一番话,在林延潮看来就有点,这个时代读人的思想了。

对于讲究效率的林延潮而言,做事怎么能不讲究手段,娶老婆固然品德很重要,但是也不能不重美色啊。 虽尊敬老师,但如果内心不认同,也不能事事依着老师说的做,那就是知行不一了。

下面林烃也对林延潮替了一些其他建议。

比如林延潮的法仍称不上上乘,要替天子拟诏,需要能。 林延潮仍需勤加苦练。 另外虽是成为翰林,林烃也让林延潮,不可将平日读养性的功夫丢下。

林延潮当下给林烃认真信。

(未完待续。

)想友一下手机访问.。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