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

第四百九十四回 清醒沧狼行最新章节

  • 本站
  • 2019-07-09
  • 122已阅读
简介 感谢网友岂能如意,但求无愧于心的月票支持。 屈彩凤被天狼一把拥进了怀里,先是大吃一惊,本能地想要推开他,手刚伸出去一半,却听到天狼声泪俱下地叫着师妹,心中微微一酸,手却僵在了半空,没有推

第四百九十四回 清醒沧狼行最新章节

感谢网友岂能如意,但求无愧于心的月票支持。

屈彩凤被天狼一把拥进了怀里,先是大吃一惊,本能地想要推开他,手刚伸出去一半,却听到天狼声泪俱下地叫着师妹,心中微微一酸,手却僵在了半空,没有推出去那一下,拿着酒坛的左手却不由自主地环住了天狼的后背。

天狼的头靠在屈彩凤的肩头,脸上已经是泪水横流,手却深情地抚着屈彩凤那一头霜雪般的白发,此刻他的眼中已经一片模糊,整个世界只剩下了小师妹的倩影,只听他轻轻地说道:“师妹,你知道吗,这些年来,我没有一天晚上没有梦到你,即使你狠心要赶我走,我的心里也没有一天不在想你,你终于回来找我了,这回我什么也不管,什么江湖,武林,天下,我都不要,我只要你,我说过会带你走,给你一辈子的幸福,请你相信我,我一定会做到的。

”屈彩凤也已经是泪流满面,她的心痛得如刀绞一般,看着李沧行象个孩子似地在自己的怀里呓语,她生出了无限地怜爱,甚至开始强烈地嫉妒起沐兰湘来,而这种嫉妒的感觉,连徐林宗娶她的时候,都不曾有过。

天狼喃喃地低语道:“师妹,你知道吗,小时候第一眼看到你,我就喜欢上了你,看着你怯生生地躲在你爹的身后,我就知道,这辈子我活下去的动力和意义就是保护你,我们一直练剑,一起长大,只要你高兴快乐,我做什么都愿意,你喜欢看徐师弟赢,我就一直让着他,我们从小一起打赌偷酒,可我从来没有进过房间。

因为我喜欢看你见到徐师弟胜出后那高兴的样子。

”“师妹,你知道吗,在峨眉的时候你来看我,虽然我嘴上冲你发脾气。 但你知道我心里有多高兴吗?后来在渝州城外的树林里,我看到你的腰上系着徐师弟做的竹笛,冲你发火,冲你吼,对不起,是我的错,可我那是太在乎你了,我已经不能让你的心里还有别人一丝一毫的位置,你知道吗,从离开你的那一瞬间。 我每天都在后悔,每天都在心碎,我不该逞英雄,不该把你一个人扔下。 ”“小师妹,你知道吗。 我回过武当三次,就是这次来巫山派之前,我也去了武当后山,不为别的,就为了把当年那个一气之下丢掉的月饼捡到,如果捡回月饼就能让你回头看我一眼,我情愿这一生一世都在武当一直找它。 ”屈彩凤的心猛地一颤。 手一抖,抓着的酒坛子一下子掉到了地上,“啪”地一声,摔了个粉碎。 天狼终于被这一声响动从自己的独语中惊醒,映入他眼帘的首先就是一头霜雪般的白发,如同天山的冰蚕丝一般。 光滑得象是最好的锦缎,但他突然意识到,这不是小师妹那乌云般的秀发,而是屈彩凤的。

天狼能感觉到自己的胸膛紧紧地贴着屈彩凤那丰满的胸部,她的心跳得如小鹿一般。

如同被火烫到似地,他猛地抽出了身,脸变得通红,狠狠地打了自己一个耳光:“对不起,屈姑娘,我喝多了,把你,把你当成了。

。 ”屈彩凤轻轻地摇了摇头:“沧行,不用多说了,我都明白,我真的好羡慕沐兰湘,若是林宗对我也象你这样,能扔下一切,那我一定会不顾一切地跟他走。

”她看了一眼天狼,目光中充满了幽怨:“知道,看着你抱着我,心里却是另一个女人,目光似月色般地寂寞,我非但没有恨你,反而对你只有无尽的怜意。

李沧行,你太可怜了,把自己折磨得也太狠,为什么你不去武当,不顾一切地把沐兰湘带走呢?如果是我,我一定会这么做的!”天狼长叹一声:“强扭的瓜不甜,我不能这么自私,再说了,现在她过得应该很幸福,我又何必去打扰她安静的生活呢。

屈姑娘,酒对我来说,真的不是好东西,每每一喝,我就会失控,以后还请你不要再让我喝酒了。

”他说着站起身,走到潭边,把脑袋深深地埋进了水里,清冽刺骨的寒意让他晕沉沉的头脑开始变得清醒而冷静。 再次抬起头的时候,屈彩凤已经不在了,连同两个酒坛子也无影无踪,只留下了一张字条,上面写道:沧行,你好好休养,今天的事不要放在心上,天气还没转暖,你这些天睡那张石床吧,我会给你带来被褥的。 天狼苦笑着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屈姑娘,对不起。 ”武昌,座落于长江边上,这里最早有城的历史,还要追溯到三国时期,当时吴主孙权在此地江夏山东北筑土石城,取名夏口,最早只是一个方圆仅两三里的军事堡垒,几百年过去了,这里被一次次地城头变换大王旗,见证着历史的沧桑与人世的变幻,古夏口城几易其址,直到唐朝时期,武昌军节度使牛僧孺在现在的这块武昌城址,建起了一座大城,从此武昌城正式得名。 直到明朝开国时期的洪武四年,时任江夏候的周德兴大规模地扩建了武昌城,城墙增至周围二十余里,高度也增加到两丈有余,里巷阡陌,衙署丛集,府学、贡院、文庙等文化建筑遍布,文人学士荟聚,俨然是一座政治中心的城市景观,为南方的重要城垣,而大明的湖广省布政使司的驻地,就在这武昌城中。 十天之后,武昌城外一座破败的山神庙里,打扮成一个四十多岁,紫面中年文士的天狼,正一袭青衫,手里摇着一把折扇,神态潇洒,站在庙门口,听着一个三十多岁的黑衣精壮汉子向穿着一身黑色斗蓬,戴着面具的屈彩凤汇报着武昌城中的情况。

那名精壮汉子乃是巫山派武昌分舵的舵主刘云起,此人是个孤儿出身,被林凤仙当年救下,在巫山派里养大,跟屈彩凤也算是有师兄妹之谊了,因为武功了得,人又干练精明,二十岁刚艺成出师的时候就被林凤仙派往湖广省城武昌经营起了一家客栈,暗地里却是湖广省中各绿林分寨与巫山派总舵联系的中转站。 屈彩凤看着刘云起,笑道:“刘师兄,多年不见,你这身子可是越发的健壮了,一切还好吗?”刘云起哈哈一笑:“托师妹的福,一切安好。

这些年帮里出了这么多的事,你一个人勉力维持,实在是太不容易了,我这做师兄的没有别的本事,只能把湖广这里的山寨给安抚好,无论如何,不能断了对总舵的供应。 ”屈彩凤点了点头:“总舵能维持下来,全是靠了各省分舵的兄弟们不遗余力的支持,这些年在湖广一带与武当派和洞庭帮作战,你的压力很大,如果需要帮忙的话,随时跟我提。

”刘云起笑着摇了摇头:“要帮忙的话师妹还是帮帮四川和南直隶这些分舵吧,我们湖广毕竟离总舵很近,当年师父留下的底子也厚,而且自从半年前师妹下令尽量减少与伏魔盟的冲突后,我们和武当的战事基本上也平息了,只是和洞庭帮仍然是打个不停,好在他们现在主要是对日月神教作战,而且前两年新占的地方还要消化,新进的弟子还要训练,一时半会还不至于对我们发动大规模的攻击。 ”屈彩凤看了一眼门口的天狼,对刘云起正色道:“我三天前请师兄打听的湖广布政使刘东林,按察使何书全这二人的情况,师兄掌握得如何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