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

一群中国13岁小女孩在挪威狂灌61个球 教练别再进了

  • 本站
  • 2019-07-09
  • 190已阅读
简介 1这是一场惊动了挪威首相的青少年足球赛。 4月份,挪威首相索尔贝格应邀访问中国,到上海时,专门去了有“女足摇篮”之称的梅陇中学,并邀请她们去挪威参加比赛。 这次在挪威,现场观战的索

一群中国13岁小女孩在挪威狂灌61个球 教练别再进了

1这是一场惊动了挪威首相的青少年足球赛。

4月份,挪威首相索尔贝格应邀访问中国,到上海时,专门去了有“女足摇篮”之称的梅陇中学,并邀请她们去挪威参加比赛。 这次在挪威,现场观战的索尔贝格认出了梅陇女足的姑娘们,说“我们以前见过”。

梅陇中学女足派出了13名球员,参加的是7人制业余足球赛。 赛前,教练钱惠的目标是“拿个杯子回去。

”稍微了解一下梅陇中学,就知道这个目标并非不切实际。 2梅陇中学位于上海市普陀区于丹巴路。 在普陀,还有两个学校的女足不容忽视,一个是金沙江路小学,一个是曹杨二中。 而普陀女足,一直是上海女足的金字招牌。

2013年第12届全运会女足比赛亚军2010年英国利物浦欧洲青少年锦标赛亚军2008年上海市学生运动会小学、初中、高中组冠军2004-2009年蝉联上海市锦标赛各年龄段冠军2006年,上海市第13届运动会女足比赛冠军2003年曹杨二中代表中国二队,参加第18届世界中学生足球比赛获得第三名2003年,获得欧洲青少年锦标赛冠军……普陀女足还为国家队,上海队,国青国少输送过不少队员。 国家女足门将赵丽娜,曾经的国脚张颖,都毕业于梅陇中学。 至于国青国少有多少,教练钱惠也说不清楚,“经常去三四个,回来三四个。 但是基本上每一批国青国少都有我们。

”现在,整个普陀女足的球员,小学、初中和高中加起来,有七八十个。

昨晚,全运会女足U18决赛中,上海女足1-0战胜广东,获得冠军。

16年后再次站上全运会最高领奖台。

其中,就有两名来自梅陇中学的学生。

二者之一的赵瑜洁,还曾于2015年以16岁的年纪入选国家集训队,也是当时的国家队里,年龄最小的队员。

上海女足U18主帅黄坚雄的女儿黄梓宜,也是梅陇中学的学生。 黄梓宜随队参加了挪威杯的比赛,还跟挪威首相对话,邀请挪威的友好球队去中国。 3普陀女足的成功,得益于其“一条龙”的人才培养模式。

也就是说,教练们会从幼儿园开始选材,然后,这些有希望的女足姑娘们,升入指定的小学和初中。 整个过程中,区体育局会为参与女足训练的孩子承担一半学费。 这种模式,是上世纪90年代就确立了的。 1993年,普陀区以金沙江路小学为依托,成立了第一支小学生年龄段的女足球队。 这跟当时的时代背景有关。

1993年,第17届世界大学生运动会首次设置了女足比赛,中国获得冠军。 同年,女子足球成为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 这边,1995年获得第二届女子足球世界杯赛的第四名。

1991年到1997年期间,又蝉联4届亚洲女子足球锦标赛冠军。 1999年,来自上海的孙雯,成为女足世界杯足球上的最佳射手。

2000年,她获封“世界足球小姐”。

因此,培养了不少男足的普陀区开始发展女足。 4钱惠也是这时候开始到普陀区,进行女足培养工作的。 1993年,钱惠从上海体育学院毕业,成为普陀区的一名基层女足教练。

此前,她是河南女足队长,有一些女足经验。 丈夫张翔,曾是安徽男足队员,毕业后,也跟她一起,做起了校园足球。 普陀女足的发展并不完全顺利。 先是场地的问题,“煤渣场还在翻修。 我们就借华师大的场地。 那时候根本没有空调,还住过操场。 ”再是人员问题,一开始报名的“只有8、9个队员。

”钱惠和张翔夫妻俩首要解决的,就是这些孩子们长大后,该去哪里踢球的问题。 因为这才是家长犹豫着要不要把孩子送来踢球的关键。

在《解放日报》的报道中,钱惠张翔夫妻俩“骑上自行车,来到普陀区体育局‘找领导’”,越级汇报,才让这些孩子有了对口的小学和初中。 也就是曹杨二中和梅陇中学。

1996年,曹杨二中成为女足孩子们的初中和高中对口学校。 2000年,民办梅陇中学加入。

钱惠和张翔,是足坛有名的伉俪。

尤其是钱惠,24年来为中国足球输送了好几批女国脚。 至于她的地位,一句“男有根宝,女有钱惠”已经很明了了。

5梅陇中学女足的视频放出来后,有评论说,“晒这么黑就知道他们平时练的多辛苦。

”这是对训练的肯定。 但训练过程中,肯定也有球员经历过学习和足球之间的取舍。 钱惠分享了前国脚张颖的一个故事。

“张颖当时踢到国家队。 她小学三年级就开始踢。

当时有一次英语没考及格,就不想踢了。

”当然后来,张颖参加了2007年女足世界杯和2004年、2008年两届奥运会,2011年因为身体原因退役。 现在的普陀女足会在训练和学习上做些平衡。

在《解放日报》的描述中,曹杨二中的文化课老师,会给出去打比赛的女足孩子“开小灶”;在梅陇中学,女足队员们拿了好名次回来,会在升旗仪式上给全体师生“作报告”;金沙江路小学,则完全有一支“女足志愿服务队”。 举个例子,曹杨二中的学生任晓彤,凭借文化考试进入复旦,成为了复旦大学环境工程学院学生。 这也是女足队员中,裸考成绩进入复旦的第一人。

进入大学,因为爱好观鸟,任晓彤又转去了生命科学学院。 她还加入了复旦女足,成为队长。 大四的时候,已经拿到了多所国外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这或许可以成为“一条龙”培养结果的某种参考。 6这次征战挪威的,除了梅陇中学,还有三支来自北京和广州的队伍。

目前的资料中,广州市派出了新港小学男子和女子足球队各一支,年龄在13岁以下。 而挪威杯规定13岁以下的参赛选手不分胜负,只要参赛,就是获胜者。 至于北京的球队,我们看到一则多年前的报道:“2000年,由北京市人民对外友好协会组织的北京青少年足球代表团一队和二队,在挪威杯分别获得U14和U13的亚军。

”被挪威首相邀请前往的梅陇中学,主办方为其联系了当地的友好球队,在小组赛期间的休整日,她们一起玩游戏,打扑克,参观当地学校,还住进了友好球队队员的的家里。

比赛时,这些小球员就在场下,为上海加油。

还有更小的朋友,在球场上踢球,玩耍。 这让我想起一些不一样的孩子。 湖南长沙某幼儿园,孩子们要靠点赞获得足球比赛的冠军。

组织这场比赛的俱乐部负责人还在接受《成都商报》采访时说,“幼儿活动本来就严格限制竞技性,‘比赛’都不能提。 我们干了10年的幼儿足球培训,组织这一活动就是要回归到足球的本质——开心、快乐、好玩。

”现在做校园足球的越来越多了,用足球、用体育做娱乐的也越来越多了。 可以商业,可以娱乐,但对待体育的时候,我们足够认真么?钱惠也谈了点关于校园足球的看法,她说:“校园足球要想提高,还是要在专业上面。 教练员的师资应该进到校园里,而不是老师出去搞足球。 如果校园足球去打专业比赛,或者培养国家队球员,还是非常难。

”7说到这里,我又想起最近一些其他关于校园足球的消息。 前两天,在福建举行的“双驰杯”2017金砖国家少年足球邀请赛中,U12年龄段的北京足协代表队被巴西弗鲁米嫩塞俱乐部“血洗”,0:20结束比赛。 之前在呼和浩特举行的2017年“未来杯”国际足球青少年邀请赛上,来访的巴西圣保罗FC先是30比0赢了中国的包头FC,又29比0战胜了鄂尔多斯蒙古族中学队。

近几天,在江苏南京举行的2017苏宁杯国际青少年足球邀请赛上,新疆伊犁足协代表队在首日比赛中0比9的输给国际米兰梯队。

以前也有,去年10月,在北京举行的中国青少年国际足球锦标赛上,四支国内球队纷纷遭遇外国对手单场10球甚至20球的“血洗”。

同样是足球,为什么我们的姑娘们要比男孩子厉害这么多?。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