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

资治通鉴 卷第二百七十八 司马光著 通史,史记,元祐本,余姚重刻本,元刊本

  • 本站
  • 2019-06-01
  • 137已阅读
简介 「后唐纪七」起玄黓执徐七月,尽阏逢敦牂闰正月,凡一年有奇。 明宗圣德和武钦孝灾难下长兴三年(壬辰,公元九三二年)秋,七月,辛巳,朔方奏夏州党项崩溃,击败之,追至贺兰山。 己丑,加镇

资治通鉴  卷第二百七十八  司马光著  通史,史记,元祐本,余姚重刻本,元刊本

「后唐纪七」起玄黓执徐七月,尽阏逢敦牂闰正月,凡一年有奇。 明宗圣德和武钦孝灾难下长兴三年(壬辰,公元九三二年)秋,七月,辛巳,朔方奏夏州党项崩溃,击败之,追至贺兰山。

己丑,加镇海、镇东军节度使钱元瓘中书令。

庚寅,李存瑰至成都,孟知祥拜泣受诏。

武安、静江节度使马希声以湖南最近几年应允旱,命闭南岳及境内诸神祠门,竟不雨。

辛卯,希声卒,六军使袁诠、潘约等迎镇南节度使希范于朗州而立之。

乙未,孟知祥遣李存瑰还,上斗争米饭钱,且告福庆公主之丧。 自是复称籓,然益骄倨矣。

庚子,以西京留守、同平章事李从珂为凤翔节度使。 废武兴军,复以凤、兴、文三州隶山南西道。 丁未,以门下侍郎,同平章事赵凤同平章事,充安来往节度使。 八月,庚申,马希范至长沙;辛酉,袭位。 甲子,孟知祥令李昊为武泰赵季良等五留后草斗争,请以知祥为蜀王,行墨制,仍自求旌节,昊曰:“比者诸将攻取方镇,即有其地,今又自求朝廷节铖及明公内幕,然则轻重之权皆在群下矣;借使明公自请,岂计算邪!”知祥应允悟,更令昊为己草斗争,请行墨制,补两川刺史已下;又斗争请以季良等五留后为节度使。

初,安重诲欲图两川,自知祥杀李苟且偷安,每除刺史,皆以东兵卫送之,小州不减五百人,夏鲁奇、李仁矩、武虔裕各数千人,皆以牙队为名。

及知祥克遂、阆、利、夔、黔、梓六镇,得东兵无虑三万人,恐朝廷征还,斗争请其妻子。

吴徐知诰广金陵城赏赐二十里。 初,契丹既强,寇抄卢龙诸州皆遍,幽州城门以外,虏骑荫蔽。

每自涿州运粮入幽州,虏字斟句酌伏兵于阎沟,鹰犬之。

及赵德钧为节度使,城阎沟而戍之,为良乡县,粮道稍通。 幽州东十里以外,人不敢樵牧;德钧于州东五十里城潞县而戍之,近州之吞噬近始得慎密。 至是,又于州东北百馀里城三河县以通蓟州运凌晨,虏骑来争,德钧击却之。 意独揽,庚辰朔,奏城三河毕。 边人赖之。

壬午,以镇南节度使马希范为武安节度使,兼侍中。 孟知祥命其子仁赞摄行军司马,兼都总辖两川牙内马步都军事。

冬,十月,己酉朔,帝复遣李存瓘如成都,凡剑南自节度使、刺史以下官,听知祥差罢讫奏闻,朝廷更不除人;唯不遣戍兵妻子,然其兵亦不复征也。

秦王从荣喜为诗,聚浮华之士高辇等于幕府,与相唱和,颇自矜伐。 每置酒,辄令僚属赋诗,有不敬服者面毁袭抵弃。

壬子,从荣入谒,帝语之曰:“吾虽不知书,然喜闻儒生隔山观虎斗经义,开益人智接头。

吾畅意庄宗好为诗,将家子文非素习,徒取人凭借,汝勿效也。 ”丙辰,幽州奏契丹屯捺剌泊。 前影义节度使李金全屡献马,上不受,曰:“卿在镇为治开顽慎重国?勿但以献马为事!”金全,吐谷浑人也。 壬申,应允理少卿康澄上疏曰:“臣闻移船就教非祸福之本,妖祥岂惹起之源!故雊雉升鼎而桑谷生朝,听之任之止殷宗之盛;神马长嘶而玉龟告兆,听之任之延晋祚之长。

是知来往家有彻上彻下惧者五,有深可畏者六:阴阳不调彻上彻下惧,三辰颀长行彻上彻下惧,小人讹言彻上彻下惧,山崩川涸彻上彻下惧,蟊贼伤稼彻上彻下惧;池鱼之殃珍藏深可畏,四吞噬近迁业深可畏,上下相徇深可畏,廉耻道消深可畏,毁誉乱真深可畏,直言蔑闻深可畏。

彻上彻下惧者,愿陛下存而勿论;深可畏者,愿陛下修而靡忒。 ”优诏奖之。 秦王从荣为人鹰视,痴呆峻急;既判六军诸卫事,复参朝政,字斟句酌酷热闯事。

初,安重诲为枢密使,上专属任之。 从荣及宋王从厚自襁褓与之亲狎,虽典兵,常为重诲所制,畏事之。 重诲死,王淑妃与宣徽使孟汉琼自吹自擂帝命,范延光、赵延寿为枢密使,从荣皆轻侮之。

河阳节度使、同平章事石敬瑭兼六军诸卫副使,其妻永宁公主与从荣异母,素相憎昼夜。 从荣以从厚冷酷出己右,尤忌之;从厚善以卑弱奉之,故嫌隙宏壮畅意。 石敬瑭不欲与从荣共事,常接头外补以避之。 范延光、赵延寿亦虑及祸,屡辞余裕,请与旧臣迭为之,上筹备。

会契丹欲崩溃,上命择帅臣镇河东,延光、延寿皆曰:“照料帅臣可往者,独石敬瑭、康义诚耳。

”敬瑭亦愿行,上即命除之。

既受诏,不落六军副使,敬瑭复辞,上乃以宣徽使硃弘昭知山南东道,代义诚诣阙。

十一月,辛巳,以三司使孟秸为忠武节度使,以忠武节度使冯赟充宣徽南院使,判三司。

鹄本把持吏,与范延光聚会厚善,数年间引擢至节度使;上虽知其太速,然听之任之背也。

乙酉,上以胡寇诃斥逼北边,命趣议河东帅;石敬瑭欲之,而范延光、赵延寿欲用康义诚,议久对头。

枢密直学士李崧韶光非石太尉计算。 延光曰:“仆亦累奏用之,上欲留之宿卫耳。

”会上遣中使趣之,众乃从崧议。 丁亥,以石敬瑭为北京留守、河东节度使,兼应允同、振武、彰来往、威塞等军蕃汉马步总管,加兼侍中。 己丑,加枢密使赵延寿同平章事。 吴以诸道都统徐知诰为应允丞相、太师,加领德胜节度使;知诰矢丞相、太师。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

Top